高温风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高温风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九江渔歌已逝官牌夹

发布时间:2020-03-03 11:34:41 阅读: 来源:高温风机厂家

渔歌已逝官牌夹

官牌夹现在落成的小区。

官牌夹旧图。

■记者 周慧超

长江南岸,九江西郊,有一处地势低洼的狭长地带,过去这里曾有七里湖、赛城湖通往长江的出水口,九江人叫这个地方官牌夹。后来随着民族工业复兴的开始,久兴纱厂乃至解放后国棉一厂的兴旺发展,为这里增添不少工商业繁华的浓烈色彩。近年来,原来杨子巷的居民搬迁至此,更有楼盘新起,现在这里高楼林立、人烟稠密,很难看出原来的地貌特征,但是作为一个老地名,官牌夹依然沿用至今。

【历史】

《清史稿》中记载,九江旧关,上有龙开河、官牌夹,下有老鹤塘、白水港,地势宽平,泊舟安稳官牌夹自古就是一个重要的码头所在地。随着江水对南岸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冲刷,长江的岸线不断地南侵,小河的河口便逐渐地向西缩去,如今已缩到了阎家渡的西面,但官牌夹的名称却沿袭下来。

【地理】

官牌夹位置滨兴街道办事处驻地西约1.5公里,东至春安里,南止飞机坝,西至九江水泥造船厂,北至长江。内有北经路、南经路及九瑞路各一段。从新桥头往西,上浔阳西路,过月亮湾、春安里,看到国棉一厂,即进入了官牌夹地段。

【人文】

官牌夹曾经拥有九江最地道的码头文化,清政府在这里设立重重赋税。后来伴随着民族工业的复兴,这里成为江西省纺织业的第一阵地。解放后国棉一厂的厂区文化让现在的官牌夹初见雏形。现在的官牌夹新楼拔起、人烟稠密,成为城西一处繁华地。

a慈禧太后的脂粉钱

官牌夹位于九江市西郊,它的南面原是一片芦苇丛生的湖滩,湖滩的外面是七里湖,北面为长江。过去这一片狭长地带是七里湖与赛城湖的出水口,有一条小河与长江交汇,每到傍晚或天气不好时,江中的渔夫和放排的人都纷纷将渔船和木排停泊在河口歇息打尖、躲风避雨,所以这一带河口被称作夹。

官牌夹的名称由来已久,早在南宋就有关于官牌夹的记载。南宋文学家,岳飞的孙子岳珂就曾在他的文章中这样描绘:官牌夹外少人烟,商妇琵琶久断弦,司马青衫不须泣。江鸥对我正忻然。南宋著名文学家周密在他的名作《癸辛杂识》一书中就对官牌夹的鱼苗生产、运输及销售活动作过详细记载。

地处江湖之间,官牌夹本是一片芦苇丛生的湖滩。民间有一种说法,官牌夹也叫做烂牌夹。牌字通排,相传古时候有一个湖南人,放木排到九江,遇见庐山竹隐寺的一位和尚。和尚请他送一些木排到山上修建寺庙。上山后,他与和尚下了盘棋,就下了山。山上一天,山下百年,放在江边的木排早已经腐烂了。这个放排的商人才知道遇见了仙人。因为这个故事,后来人们就把这个地方叫烂牌夹。

传说的真是与否我们不得而知,关于官牌夹起源的另一种说法似乎更为可信。

清朝道光年间,江北大堤决口,灾民逃荒至官牌夹一带定居。以捕鱼开荒种地为生。七里湖贯通长江的河口,本是一处沿江避风的良港。随着官牌夹人气渐旺,这里逐渐形成了九江西郊繁华的商品集散地。

商业的繁华引起了清朝政府的关注,不久便在这里建立起牌楼,派遣税务官员,在牌楼设卡收费,税名繁多,老百姓心有怨言,便将收税卡戏称为棺材卡。在九江历史文化名人郑光中的《浔阳江畔图》中,他便将当时官牌夹热闹的景象描绘其中,当时这里渔业商贸之繁华现在很难看出来。官牌夹鱼苗春是中国著名的鱼苗之仓,古时惊蛰后,各地鱼贩集中在此,不分昼夜,通宵达旦地打捞鱼苗。针对这些外乡人,不少戏班子都日夜轮番演出各种剧目,九江成为灯火通明不夜城。清朝同治年间在这里设立鱼苗税务局,进贡朝廷宫中花粉费,慈禧太后的花粉钱就是这里出的。后来经过口耳之间的方言流传,棺材卡慢慢演变成为官牌夹。

b蒸汽时代的轰鸣声

1915年2月3日,一阵蒸汽机车的轰鸣声拉开了九江新历史的大幕。首次通车的南浔铁路开始了它近一个世纪的营运。这条纵贯官牌夹的铁路是江西历史上最早的铁路,它开启了九江乃至江西近代民族工作的先声。南浔铁路开通后,临江的官牌夹除了有便利的水路交通之外,还有了当时先进的铁路交通,这让官牌夹成为开办工业的极佳选择。20世纪初,久兴纱厂在官牌夹开始兴办。

久兴纱厂是现在国棉一厂的前身,它是由江西人自己设计,自己安装自己办厂办起来的第一家纺织企业。1925年,纱厂投产后业务兴旺,官牌夹一度成为江西纺织工业的重地。解放后,纱厂规模大幅扩大,1966年更名为国营九江第一棉纺织厂。改革开放以后,通过招商引资,国棉一厂成为九江市第一批引资企业,1996年左右,达到了纺织厂历史上的最大规模。从久兴纱厂到国棉一厂,官牌夹的土地上书写了九江本土工业的辉煌。

官牌夹九棉一厂附近的飞机坝,是大片的低洼地。抗战时这里原是日本少年航空兵的机场,为日本人在九江修筑最早的飞机场。至今,国棉一厂里仍有一座由飞机库改成的棉花仓库。郑光中说,当时参与修筑机场的百姓说,这里在租界时期就被日本人强占。由于地处八里湖滩,淤泥深厚,新修的机场很快塌陷,于是,日本人强迫民工用篾编成1.52米的篾簟,上铺泥土,总共8层才解决问题。而机场东南西三面连绵纵深,足有数公里的大坝,是日本人用船从他处取来的泥土夯筑成的,所以此地得名飞机坝。

1998年世纪大水,把地处官牌夹的城防堤撕开了一个几十米的大口子,吞噬了龙开河以西的工厂、公司、商店、民宅,官牌夹许多居民只有迁往它处。

c老地名上的新故事

有老居民离开,就有新街坊住进来。2011年,官牌夹复建小区还房工程圆满完成,这里的居民不少都是从桥头扬子巷拆迁而来。

刚过完六十大寿的莫师傅祖籍湖北蕲春,在他的印象里,爷爷就是官牌夹里的鱼苗商人,我爷爷就是在这里卖鱼苗的。那时候这里好多卖鱼苗挣钱的,有本地人,也有外地人。在莫师傅看来,那时候像他爷爷这样的外地人来九江讨生活的并不少,但是现在,他自己也说不清自己算是本地人还是外地人了。他的言谈中,已经几乎听不到乡音的味道。

后来,随着长江水利交通地位的下降,也随着工商业的兴起,他的父辈决定迁往城中生活。人们的生活习惯总是相近,即使是搬家,也不想距离自己最初定居的地方太远,他们在火车站附近选了一个地方盖了房子。起初,他们的新家附近没有太多人家,后来房屋却成排地盖起来,形成了一条巷子,那就是扬子巷,莫师傅说,他就是在扬子巷出生的。

扬子巷的故事,又是另一段传奇。前几年,扬子巷拆迁,莫师傅得知换房区域就在国棉一厂附近十分高兴。历史总是一种奇妙的巧合,我爷爷从这里开始在九江安家,我转了一圈又回到这里,莫师傅说,现在官牌夹小区附近新建起许多新的商品楼盘,人口越来越密集,这才是这里本来应该是的样子。

仲夏傍晚,暑气渐退。官牌夹小区门口传来一阵音乐声,有人出完饭和家人出门散步,有人抱着音响做着广场舞的准备,附近的高楼与远处闹市的天际连成一片。

美白美容中心

北京减肥塑型美容哪家好

北京抗衰美容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