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温风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高温风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一个人的粗话可能是另一个人的抒情诗

发布时间:2020-07-13 10:37:25 阅读: 来源:高温风机厂家

1971年,越战尚未结束,反战渐入高潮。2月22日这天,美国最高法院的议事厅,就一句骂人的话导致的一起案件展开了一场庭审辩论。那个叫保罗罗伯特科恩的年轻人,吊儿郎当地穿了一件夹克,上面写着Fuck the draft这样一行粗话。他当时只是穿着这件衣服在洛杉矶法院的走廊里晃荡了一圈,表示了一种不满和抗议,结果就成了被告,一审被判有罪。

科恩把案件上诉到最高法院。主持庭审的是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沃伦伯格,他是美国第15任首席大法官。

Fuck the draft这句粗话,翻译成中文就是:去你妈的征兵。当时的大背景很清楚:美国人越来越讨厌越战,越来越反对这场旷日持久的对越南的战争。去你妈的征兵就是一句反战的粗话。但因了这句话,科恩被加利福尼亚州法院判处破坏和平罪。

包括约翰马歇尔哈伦在内的最高法院九名大法官,就科恩粗话案进行表决,结果是最为接近的五票对四票,推翻了对科恩的有罪判决,关键理由是:原判侵犯了原告在宪法第一修正案下的表达自由。著名的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省略去其他语词,最核心的内容就是国会不得立法限制言论、出版自由。第一修正案实在是很古老的法条了,它于1789年9月25日提交给各州批准,在1791年12月15日获得通过,迄今已过去了221年。

5∶4的表决结果,表明对科恩粗话一案大法官们意见分歧很大。对于此案的最重要的法庭意见书,就是大法官约翰马歇尔哈伦起草的。意见分歧和争议,主要有两点:一是科恩所表现出来的是一种行为,还是一种言论?二是假如是一种言论,那么第一修正案所保护的言论,是一切言论,还是有所限制?在司法实践上,当然只有法官才有权判定科恩粗话是属于行为还是属于言论。法官的认知有差异,最后只能票决。

此外,有意思的是最初科恩被捕的起因,是粗话中的fuck含有性侵犯,而哈伦法官则特别强调科恩这个表达行为所具有的政治性。

哈伦随后为这个并不起眼的偶然小事件起草法庭意见书,没想到的是,他写出了一个载入美国司法史的辉煌评论,其中非凡的名言就是一个人的粗话可能是另一个人的抒情诗!这句话的中文翻译有多种版本,去你妈的征兵,当然是一句粗话,可这句粗话对于广大的反对越战、不想被征入伍去充当炮灰的年轻人和他们的父母来讲,还真是一句说出他们心里话的抒情诗。美国公民其实普遍守法,全身上下都塞满了法治意识,但他们同样全身上下都洋溢着自由意志。作为公民的他们,长期以来就有着不服从的传统。

哈伦在法庭意见书中为科恩的自由表达辩护,他写道:表达自由作为宪法权利,在我们这个拥有众多人口和高度分化的社会,不失为一剂良药。这一权利的创设,正是为了能解除政府设置在公共讨论之上的诸多限制,为了能将何种观点应当发表的决定权最大限度地交回到每个人手中。

发表观点的决定权,最大限度地交回到每个人手中,这就是对钳制表达自由的反动。美国宪法和其他许多国家宪法的最大不同,就在于它主要是限制政府权力的,而不是强调公民守法的。而要限制政府权力,公民的表达就是很重要的方式。对于用粗话来表达的科恩而言,其最本质的问题是:骂的对象是谁是公民雇用的政府,还是具体的公民个人?

现如今,美国公民骂政府或者骂总统,都已是常态。只要公权力一出格,百姓肯定要群起而抗议。移民入籍美国要考公民常识,移民局问:美国是法治国家,法治国家是什么意思?美国移民局的标准答案是:政府必须守法。

哈伦还说:我们希望,表达自由最终能创造一个更加有力的公民社会和更加优良的政治制度;我们相信,不可能有其他任何方式能与美国政治制度所赖以凭靠的个人尊严和选择相适应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如此这般时常充斥着刺耳杂音的社会氛围,并不意味着软弱无能,而恰恰是力量的体现。这话已是非常通透:公民社会其实就是一个多元的、嘈杂的社会;民主的一个本质表现,就是人的自由个性的觉醒和展现。

一个人的粗话,可能是另一个人的抒情诗;同理,一个人的堂皇之言,则可能是另一群人的灾难。

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图图主教言说:一旦人们下决心争取他们的自由和人权,即使是最尖端的武器,即使是最严厉的政策,也无法阻止他们。

保定定制职业装

徐州西服订制

文化衫

南通制作西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