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温风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高温风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纪晓岚妻妾成群最小13岁堪称韦小宝第二【人物风云】

发布时间:2019-09-29 12:56:15 阅读: 来源:高温风机厂家

历史上的纪晓岚其貌不扬,高度近视,而和珅却是一代美男子。据史记载,纪晓岚比和珅大26岁,两人政见不同,也常常在诗文中互相讥讽,但在政坛,无有很多交锋。

关于纪晓岚的电视电影已经有很多了,但是我们看到的往往是一个才华横溢、幽默风趣的大学士形象,但从来没有看见他的妻妾,搞得大家都以为堂堂的大学士、一品大员难不成是一个光棍汉?其实纪晓岚的真实生活并不是这样。

据记载,上世纪七十年代,有的人挖开了纪晓岚在其家乡河北沧州的坟墓,人们发现里面只有七具女尸骨,而没有男尸骨。

据推测,这七位女性应系纪晓岚的小妾无疑,如此算来纪晓岚应该至少有八个老婆(纪晓岚与正妻埋在别处)。在中国古代,子孙满堂是一个家族繁荣的基本标准,娶几个小妾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

纪晓岚一生喜欢近女色,家中也认为既然他喜欢女色,那就给他多娶几个小妾,避免他到一些风月场所去,做出一些违背礼法的事情,所以家中也不加阻拦,任由他广纳小妾。

纪晓岚的正妻马氏,与纪晓岚结婚的时候二十岁,而纪晓岚十七岁,据说纪晓岚在与马氏洞房花烛夜的时候,闹新房的人要求新人吟诗作赋方愿离去,马氏随口拈来“百年良缘在今宵,诸君莫要再相扰”。

纪晓岚也是顺口说“织女正在停梭等,速让牛郎过鹊桥”。众人听完,一哄而散。

可见,马氏也是一个通晓诗书的女子,想来纪晓岚的妻妾不会是目不识丁的。纪晓岚与马氏一起生活了五六十年,达到了今天人们所说的金婚的岁数,可谓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了。

纪晓岚并不是很宠爱正妻,两人始终是相敬如宾,纪晓岚广纳小妾,马氏也从不吃醋,而且对她们很好。这在于今天的人们看来是多么的不可思议,那时就是这样,正妻往往帮着丈夫娶妾,这种行为被看作是妻子的优秀品德,纪晓岚为此十分敬重马氏。

纪晓岚广纳小妾

在纪晓岚的妻妾中,最宠爱的是郭氏和沈氏。郭氏彩符十三岁的时候就给纪晓岚做小妾,比纪晓岚小十一岁,郭氏长得很美,纪晓岚十分喜欢。但是郭氏三十岁的时候就因病去世,纪晓岚十分的伤心,用做诗来悼念。

郭氏生前常常陪纪晓岚读书,替纪晓岚研墨,端茶倒水,佳人相伴,红袖添香,纪晓岚真算是一个懂得享受的人了。

而另一个深得纪晓岚宠爱的是沈氏明轩,她也是在十三岁的时候嫁给纪晓岚的,比纪晓岚小三十七岁。他们的年龄相差很大,沈氏到纪家以后,马氏待其如同亲生女儿,十分疼爱她,大老婆用对待亲生女儿般对待丈夫的小妾,现在看来真是不可思议。

沈氏明轩十分的聪慧,“神思朗彻,殊不类小家女”,“性慧黠,平生未尝忤一人”。(《阅微草堂笔记·槐西杂志》)她曾经对纪晓岚说,如果女子在四十岁以前死掉,可能还有人替她可惜。如果活到了八十岁,只会让人讨厌,我可不愿意。(“女子当以四十以前死,人犹悼惜。青裙白发,作孤雏腐鼠,吾不愿也。”《阅微草堂笔记·槐西杂志》)

没有想到的,此话不幸成了事实,沈氏去世的时候,只有三十岁,可谓达成了其“心愿”。

纪晓岚偏爱“幼女”

沈氏出嫁的时候不识字,但是由于其生性聪慧,在陪同纪晓岚检修图书的过程中,竟粗通文义,也能够吟诗作赋了。沈氏去世以后,纪晓岚伤心不已,为爱妾做诗两首,其中“春梦无痛时一瞥,最关情处在依稀”(《阅微草堂笔记·槐西杂志》),透露出纪晓岚的无限怀念之情,读来让人满心悲凄。可惜沈氏红颜薄命,三十岁的时候就去世了。

纪晓岚真的可以和金庸笔下的韦小宝有一拼了

对于其他的小妾们来说,纪晓岚也是很宠爱的,这些小妾都是纪晓岚亲自选的,大多略通文章,性格可人,深得纪晓岚的喜欢。

对于奴婢,纪晓岚也是十分宽厚仁慈的,估计即使不如《红楼梦》中贾宝玉一般宠爱奴婢,也不会差到哪里去的。对于周围的女性,纪晓岚也是非常同情那些不幸的女性,遇到坚贞的女性都会表扬一番,这在古代实在是很少有的事情。

自古以来,才子与佳人相伴,是多少人心中的理想,但是却很少有人实现,纪晓岚显然属于幸运者,而且还是多位佳人相伴,可谓不枉此生了。

所以如果哪位导演有心,可以拍一部什么《妻妾成群的纪晓岚》,估计这样的纪晓岚真的可以和金庸笔下的韦小宝有一拼了。

纪晓岚的荒淫生活史:日御女六次

纪晓岚其实挺欣赏和珅的,因为和珅有他年青时的影子,正史里和珅是1750年生,比纪晓岚小26岁,比乾隆小39岁。现在的狗血电视剧太糟蹋人,和中堂当年是美男子一枚,倒是纪昀,那叫一个猥琐。有记录,纪晓岚日御女六次,注意,是六个不同的时段,早中晚加下午茶宵夜。

一日五御

个人的禀赋不同。纪晓岚曾说他是野怪来投胎的,以肉当饭,平日只吃肉而不吃饭,而且每天都要和几个女人交合。在五更入朝前一次,退朝回家后一次,中午时一次,黄昏时又一次,晚上睡觉前再一次。这一天五次,是不可或缺的,至于其他时候随兴之所至而交合的,亦所在多有。

另外,袁枚也说他的大半生,除非生病,否则都不离女色。这两个人都好色,但却也都能长寿。常听人说“色有色福”,喜欢情色,也需要有这方面的本钱,实在有道理。(清·采蘅子《虫鸣漫录》)

两边不是人

有一位主人出言勾引家中某位仆妇,仆妇不予理睬。主人生气地说:“你若再拒绝,我就将你活活打死。”

仆妇流着眼泪向丈夫哭诉,正喝醉酒的丈夫听了,愤怒地说:“如果你敢做出对不起我的事,我就用刀子活活剖开你的胸膛!”

仆妇愤怒地说:“答应不答应都是死,那不如自己先死算了!”结果竟自己上吊自杀。官府来验尸,尸体找不到伤痕,而主人对她的恶言也死无对证,兼又死在自己丈夫身旁,无法归罪主人,最后就不了了之。(清·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贞童与烈女

乾隆甲子年,江南乡试,常熟地方一位姓程的书生,四十多岁的年纪,第一场考试已入号就坐,到半夜忽然发出惊叫声,好像得了疯病。和他同号的一位先生关心地问他,但他却低头不应。第二天未到中午,程生就收拾考篮,准备交白卷离开考场。

同号的考生不解其意,拉着他的衣服追问,程生才说:“我曾做过一件亏心事,如今已东窗事发。我还不到三十岁时,曾在某士绅家里开馆授徒,学生有四名,都是主人的子侄辈。其中有一位柳姓学生,年方十九岁,长得非常俊美,我心里喜欢,想要和他苟且,但苦无机会。到了清明节时,众学生都回家扫墓,只有柳生和我做伴。我遂写了一首诗挑逗他:绣被凭谁寝,相逢自有因。亭亭临玉树,可许凤栖身。柳生见了满脸通红,将诗揉成一团,吞到肚子里。

当时我以为他也有意,于是强邀他喝酒,等到他酒醉了,我和他做后庭之戏。五更时分,柳生醒来,知道已被我奸污,悲伤地哭泣,我对他安慰一阵后,又沉沉睡去。想不到天亮醒来,却发现他已在床头上吊自尽。家人不知道他为底事轻生,我也不敢说,只能暗中饮泣。

不料昨晚进入考场时,我看见柳生就坐在号子里,身旁还有一名差役。他将我和柳生一齐带到地府阴司。我看见堂上高坐着一名官员,柳生向他控诉,我也认罪了。

最后,那位神官判决说:按法律,鸡奸者比照以秽物入人口定罪,判决打一百大板。你身为人师,却居心淫邪,应罪加一等,察你命中本能高中两榜,且有官禄,现在全部削去。柳生不服,争辩说:他应该一命抵一命,只判杖责,刑罚太轻了!神官笑着说:你虽然死了,但毕竟不是程某所杀。如果是程某因你不从而杀了你,那才需抵命。而且你生为男人,上有老母需奉养,此身责任重大,怎么去学妇人之见,动不动就羞愤自杀?自古以来,朝廷只表扬烈女,却不表扬贞童。圣人立法的深意,你怎么不仔细三思呢?

池州湿喷机械手一共有几个牌子摄影周边

山东深入推进绿色高产创建黑柯

等着发妹子日媒调查宅男宅女为什么不谈恋爱董敏莉

超期待神奇女侠2将于今夏英国开机叶玉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