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温风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高温风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租客将孩子寄养房东家一年半不付抚养费不见人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6:35:57 阅读: 来源:高温风机厂家

租客将孩子寄养房东家一年半 不付抚养费不见人

原标题:租客将孩子寄养房东家一年半 不付抚养费不见人

小海秋常常独自一人在路边玩耍。

周围开店的人也时常过来抱小海秋逗他玩耍。

孩子目前只有2岁 已经抚养孩子一年多的张海容希望能找到其母亲

再过半个月,就是龚海秋两周岁的生日,他还不知道,从去年年底开始,他的妈妈就再也联系不上了。他被寄养在张海容家,把张海容当妈妈。

张海容是湖南邵阳人,和丈夫一起在东莞厚街家宜购物广场附近经营出租屋。“一年半前,孩子的妈妈把孩子送到我这里,说是寄养,谁知道现在不管了。”张海容说。“孩子放在我这里,这怎么办呢?”

孩子8个月 寄养别人家

张海容今年44岁,丈夫曾维忠今年47岁,张海容是二手房东,管出租屋,丈夫做装修工。

去年年初,老乡突然打电话给曾维忠说有个小孩想寄养在他们家,每个月2500元。过了几天,老乡和一个年轻女子带着孩子过来了。“孩子当时才8个多月,很听话,不哭也不闹。”张海容回忆。这个孩子就是龚海秋,他的妈妈叫李艳容。临走时,李艳容预付了1000元的工资,给了一罐奶粉,一罐米粉。双方约好,妈妈定时送奶粉过来,孩子生病了由张海容带着先看病,钱由妈妈付。

过了一个星期,孩子感冒了,张海容打电话给李艳容,“她在电话里很不情愿,让我先带着孩子去看病,结果孩子的妈妈也一直没来看。”过了差不多一个月,先前带来的一罐奶粉和一罐米粉都吃完了。“我打电话给他妈妈,她还是不情愿的样子,我就发脾气了,我说你这样什么也不管的,我不想带了,你把孩子领回去吧”。

张海容说,她经常打电话给海秋的妈妈,她有时不接电话,有时接通了就挂掉。“听说我不想带小孩了,她有点着急,第二天坐出租车来了一趟,来了之后她在门口逗小孩,进房间时她很高兴,说孩子对着她笑了”。

但在房间里,海秋的妈妈泪水像淋漓的雨点。张海容说,“看到她那个样子,我又心软了,答应继续帮她带孩子。但是她要准时付钱,准时给孩子送奶粉来。”

不付抚养费也不见人

海秋的妈妈李艳容在厚街的酒店上班,而且好几家酒店都工作过。在李艳容拖欠多月工资不付,也不来看孩子后,张海容跑去酒店堵过她。

去年10月27日晚上,“我在一间酒店堵住她的,我每天晚上都去,就为了找到她。她看到我就跑,我追上去,那次她给了2000元,又写了张欠条。”张海容拿出一个本子,上面歪歪斜斜的写着“欠条”。

在那之前,因为多次说“明天就去看孩子”,结果从来没有兑现,李艳容给张海容发短信道歉过,但还是没来,之后再打电话也不接了。

行李箱里藏着三人合影照片

去年12月,张海容和丈夫万分无奈,两人带着孩子到了厚街派出所,希望派出所能把小孩接走。在派出所时,李艳容电话罕见接通了,民警跟她通话很久,但她还是没来见孩子。

“我一分钱也不要了,只求她把孩子领走吧。要是孩子在我这里出了什么事情,这个责任我付不起。”张海容说。

张海容在孩子刚送来时李艳容带来的一只皮箱中找到了孩子出生的信息。一本农村医疗保险卡上写着“父亲龚捷(1988年11月)。母亲李艳容(1986年9月),儿子龚海秋(2012年5月14日)”,孩子父亲的地址则是广西陆川县马坡乡雄英村者古山四队。

在皮箱中还有李艳容和一个男子抱着刚出生不久的海秋在樟木头观音山公园的一张合影,李艳容看上去很漂亮,而抱着海秋的男子不知道是不是他的父亲,“她跟我说过,孩子的父亲抛弃了他们两个。”张海容说。

警方:没有李艳容违法信息

张海容说,一开始时李艳容还是挺在乎孩子的,“她来看孩子的时候,我看她的眼神还是很喜欢孩子的”。

李艳容会不会出了什么事情?警方查询后,得知李艳容是广西人,今年29岁,全国都没有一个叫“李艳容”的女子在逃或违法,更没有这个女子的死亡信息,她目前的去向警方也不清楚。

两岁男童个子瘦小 从没打过疫苗

海秋有一双大大的眼睛,他不怕陌生人,但跟陌生人他也不亲,“只有跟他熟了,你逗他,他才会笑。”

海秋穿着开裆裤,肤色有点黑,额头上有一个明显的疤痕,“是他自己在外面玩的时候在路上摔倒磕的”。记者采访时,他不说话,先是抱着地上的彩笔玩,又拿起奥特曼在路边的树底下不停地摆弄。

海秋已经开始牙牙学语,他会叫“爸爸”和“妈妈”了。在他眼中,张海容就是他的妈妈。与同龄人相比,孩子的个子有点小,不到20斤。张海容也没有带孩子去打过疫苗。她以为打疫苗要花很多钱,不知道很多疫苗是免费的。

“海秋的妈妈欠我差不多3万块钱。”张海容叹息着,她看着孩子,海秋也转过身来,定住身看着她。海秋还不懂,这个世界对他来说发生了什么。(文/记者汪万里 图/记者卢政)

沈阳航空液压油

上海鱼丸机

西安工程机械租赁价格